1. <noscript id="c1zm0a"></noscript>
              1. 王懷世:鋼鐵未來發展看特鋼

                友發鋼管集團——連續14年位列中國企業500強    丨    2019.11.27    丨    358

                “首先必須明確的是,鋼鐵未來發展看特鋼。”中國特鋼企業協會(簡稱特鋼協)秘書長王懷世在接受《中國冶金報》記者采訪時這樣表示,“從國家戰略高度來說,特鋼行業未來發展重點和努力方向,目前就是工信部給予支持的4個方面。具體來講就是解決部分關鍵産品‘卡脖子’問題,解決特鋼行業産品的價格和價值的背離問題,不斷滿足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中對特鋼産品提出的更新、更高的要求。”

                特鋼協于1986年成立,與特鋼行業共同經曆了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大規模裝備現代化改造,以及2015年全行業虧損72.1億元等幾個關鍵時期,見證了我國特鋼行業自1986年以來的發展史。2019年,特鋼協獲批成爲全國首批28家入選培優計劃的社會團體,也是鋼鐵冶金領域唯一的入選機構。

                特鋼協高度重視標准化工作

                積極發揮“兜底線”和引領作用

                “讓行業協會來引導國家在規範管理工作中無法涉及到的領域,引導企業轉型升級和自律發展,這是我國政府多年以前提出的職能逐步轉換的一個重要舉措。”王懷世介紹,把特鋼協推向特鋼行業細分市場規範管理工作的台前,是因爲特鋼協對行業內各企業的管理水平、技術儲備和核心競爭力水平等情況相對熟悉,能夠深刻、敏銳地察覺到所處行業的生存狀態、存在問題、潛在危險和發展前景。

                “伴隨著特鋼行業的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標准正在發揮著重要作用。”王懷世指出,這種作用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規範特鋼行業秩序,發揮標准“兜底線”作用,優化市場競爭環境,並在國家監管、社會監督的過程中,以標准化取代人爲因素,確保規範性和實操性;二是發揮標准引領作用,用標准促進企業技術創新,支撐産業結構調整。

                2017年,中國特鋼企業協會標准委員會成立。兩年多以來,其制定了多個特鋼産品細分領域的團體標准,在規範鋼企市場行爲等方面起到了良好的效果。比如,由中國特鋼企業協會標准委員會制定,並于2018年1月16日實施的《T/SSEA 0009-2018 熱軋合金鋼棒》標准,明確了合金鋼坯、材的特征,適用于國家相關部門(如海關對方形或圓形坯、材的鑒定),對規範進出口産品、打擊偷稅漏稅具有重要意義。

                同時,關于工信部在答複中提及的《工模具鋼行業規範條件》,王懷世表示,根據專家意見,已將其更名爲《工模具鋼行業自律規範條件》,于9月18日公布,目前正面向國內工模具鋼生産企業接收申請報告,下一步將組織專家對企業申請報告進行評審,將符合條件要求的企業進行公告,接受社會監督。他同時指出,通過《工模具鋼行業自律規範條件》在産品質量、工藝裝備、環境保護、能源消耗、安全等方面對企業提出要求,能夠促進特鋼行業轉型升級,實現優勝劣汰,進一步縮小與美國、日本、法國及瑞士等國家之間的差距,推動我國工模具鋼市場實現更高水平發展。

                王懷世表示,隨著我國標准化改革工作的不斷推進,爲進一步助推特鋼産業高質量發展,特鋼協高度重視標准化工作,將通過重點關注國際國內兩個特鋼應用領域的細分市場來積極布局特鋼行業團體標准化工作。

                一是瞄准世界領先水平,制定與國際標准接軌的高端特鋼産品標准,激發企業創新動力,擺脫對進口産品的依賴。二是制定細分領域團體標准,滿足下遊用鋼行業定制化市場需求,提高客戶端競爭能力。三是關注市場創新需要,圍繞新材料,尤其是高端特鋼産品和應用領域已經處于領先水平的新産品、新技術,制定適用性強、代表行業先進水平或優于國際領先水平的團體標准。

                此外,特鋼協將重點關注企業需求比較強烈的內容,如盡快出台支持特鋼電爐鋼發展的政策、對特鋼企業廢鋼采購給予返稅支持、放開特鋼企業進口廢鋼禁令等。他同時表示,將持續關注生産經營不規範、擾亂特鋼産品細分市場的細分行業,必要時出台相應的自律規範條件。

                進入重要戰略機遇期

                特鋼産業需控總量、求質量

                “目前,我國特鋼行業進入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王懷世表示,這將進一步孕育、釋放高端特鋼産品需求。這種需求在風電、核電、航空、石化、汽車、海洋工程等高端裝備制造産業中尤爲明顯。

                “爲了把握住這個重要戰略機遇期,特鋼産業這一階段要重點在細化市場需求、提升高端供給、加快技術創新等方面發力,堅持走‘專、精、特、新’的發展道路,不斷向高技術密集、高産品附加值的方向邁進。”他指出,特鋼行業今後應在控總量、求質量上下功夫。

                “現階段,我國高端産品的研發能力與成果轉換還不匹配,産品質量大多還處于跟跑、並跑階段,前瞻性基礎研究還不夠,引領原創性成果還不多。”王懷世強調,要實現向領跑轉變,需要徹底改善特鋼産業目前的生存環境,促進整個行業研發比的提升。

                “根據我們的統計數據,今年初以來,特鋼産業整體盈利水平低于全國鋼鐵行業平均水平,行業研發比目前只有0.7%,雖然同比有較大幅度提升,但距‘十三五’規劃中提出的研發比達到1.5%的目標還有很大的差距。”隨即,他話鋒一轉,“不過,特鋼領軍企業正在崛起。我們欣喜地看到,有重點特鋼企業在目前的市場逆境中,經營狀況同比、環比持續增長,研發比已經達到3%及以上。”

                在鋼鐵新材料方面,王懷世表示,鋼鐵新材料大部分都是特鋼産品,雖然我國特鋼産量居世界*,部分産品和應用領域已經處于世界領先水平,但總體來講,離世界強國還有一定差距,仍有很大提升空間。

                *後,王懷世指出,在重要戰略機遇期,特鋼行業具體需要在以下幾個方面發力。

                一是促進優鋼産品走品質化道路,高端産品走國際化道路。鼓勵特鋼高端産品參與國際競爭和交流,提升我國高端特鋼産品在國際上的地位。

                二是梳理技術創新的新産品和細分領域的專用産品,重點關注在應用領域已經處于世界領先水平的特鋼高端産品。關于技術創新的新産品,如噴射成形工模具鋼、軋制複合板等,將制定相關標准,對生産工藝、流程和操作進行規範;關于細分領域的專用産品,將制定體現産品專用性的高水平標准和必要規範。

                三是在鋼鐵新材料方面,要促進行業技術進步,引導企業加大在科技創新方面的投入和與科研院所、國外先進企業的交流合作,解決制約特鋼行業發展的關鍵共性技術問題,並在實現技術突破後,加大新技術、新産品的推廣和産業應用力度,爲行業創造更大價值。

                四是加強特鋼人才隊伍的建設,在留住老科技人才的同時培養新科技人才,保持特鋼行業源源不斷的創造活力。